sk汪(∂ω∂) 洁癖hin严重

异闻录[7]

我滚回来更文了…久到我自己都想掐死自己QvQ

——————————

二宫是第二天早晨一群小毛孩儿在外头嬉戏吵闹时才醒过来的,睁眼也不见有强光刺眼,只微微亮堂不影响视线,当是窗帘好好地拉了起来把阳光挡了在外头罢。


那是大野智轻手轻脚起来时小心带上的,只为怀中神经质的人儿歇个饱眠,好消消眼袋散散眼下淡淡的淤青。


二宮失笑,一向浮躁浅眠的自己这会儿竟睡得沉稳安实不知时候。嗯,定是最近有好好吃饭神清气爽的缘故!


…… ……


就知道睁眼说瞎话,几日来被吓得魂不附体小脸煞白的也不知道是谁人,何来的神清气爽一说。


挑白了死活不肯归功于彻夜垫在颈项下和搂在腰间那人安定有力的两条胳膊便是。所以说要承认自己还主动挪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去蹭人家的胸膛,伸手抬脚地把人缠了个紧实的这档事儿那当是不可能,简直是天方夜谭!


伸手在床头柜胡乱扫了会儿,摸过手机一瞧,十点二十。已经不早了,至少在这为养家糊口而忙忙碌碌的村子里也算得上日上三竿了。


睡到这个点的大都是村里头吊儿郎当不争气的家里蹲,不,他们还要更晚一些。


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吃着父母的拿着家里头的,夜里头驾着个摩托车轰隆隆到外头一堆同好聚一块吃喝玩乐,半夜三更地才晓得回来,倒头就睡到次日真正的日上三竿。


村里头文化人少,老一辈的更是大多不通文墨,不是自个儿务农就是到附近一些小工厂当个最基层的流水线生产工或搬搬抬抬的劳力工,少数有几个面子的搭个关系讨个薪酬高点儿的岗位才勉强落得清闲些。相夫教子啥的说不上那么讲究,孩子不务正业的讲的听就算,讲不听也由他去了,更不提部分家有一老宠着的了。


当然,我们小和也跟他们不同,顶了一颗聪明好使的脑袋瓜,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不说,手头上还有工作呢,只是工作性质比较特殊罢。


早些日子是吃过不少瘪,但总归是棵好苗子,脑袋灵光嘴皮子了得,得是迟早遇得见伯乐,谋个好差事。不过这会儿也不差那点儿盼头,虽然老被唬的一惊一乍的,但好歹收入还挺可观,也少遭点势利现实的罪。


最重要的是,人小和也后头还有个狠角色呢,旁人若是给后头也能置个人,谁不睡个舒爽了去!


这不,还软绵绵地赖在床上呢。


好一会觉得够了便懒洋洋地坐起来伸了个大懒腰,爬下床套鞋穿衣一系列动作倒也利索不含糊,果然睡饱了就是不一样。


出房门前还不忘把窗帘扯了开来,猝不及防被阳光刺的小脸蛋五官都揪在了一块儿,倘若是被大野智瞅见了免不了又是一番笑话。


趿着双拖鞋挪了过去与房门隔着条过道的浴室洗涑,也没往客厅瞧一眼,倒是坐在客厅看电视的大野智看见人儿从屋里出来,眼神就黏在那人身上跟了进浴室,直到被门锁上挡了在门外才愣愣地收回来。


猫着背顶着头乱毛,发旋周遭还有撮翘的高高的随着走动跟着一晃一晃,浑身软绵绵的还未完全撇下惺忪的迷糊…………太可爱。


大野智竟有一瞬觉得趁这会人儿的迷糊劲儿冲过去在他嘴角偷个香,大概也不会被揍吧?


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起身走到饭桌那儿把桌上一个浅黄色的保温壶的盖子给拧开了,从里头争先恐后地窜出鼓鼓热腾腾的白气,又进厨房把捂在电饭煲里的包子端了出来放在保温壶旁。复又坐回了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连着几天的朝夕相对两人间微妙的尴尬也是淡了不少,虽然确切的说是二宮和也单方面的胡思乱想。不过时间长了点儿依着他的性子也是早就不知道客气二字怎写了。


故而二宮和也从浴室里出来见大野智坐在那看电视,只不咸不淡地说了声早,好似昨晚啥也没发生一样。


大野智抬起眼应了声,接着朝饭桌那头努努嘴“饿了吧?那是早饭,该是还热着呢。”


瞄了瞄保温壶里头的瘦肉粥,随后视线落在了一旁白嫩嫩圆滚滚的包子上。


“有馅儿的,不是肥肉馅儿。”大野智倒也是漫不经心地补了两句,见人儿坐了下来动起了勺子才撇开眼。


香甜软糯的晶莹米粒透着浓浓肉香,一眼瞧去清白透亮尝起来却口齿留香,不稀也不稠,食欲也不觉涨起了几分,蔓延至整个胃袋。抓起一旁的包子咬上一口,是肉沫掺着几种菌类的馅儿,肉汁涂了满腔的清甜,撞出股股说不出的美妙。


这味道二宮和也知道,是村口小学对面的一家传统早餐店的早餐。


早些日子前每天忙着一大早起来坐车去市中心找活儿干的时候才能吃上那儿的早餐,因为味道好数量少,基本在8点后就见锅底想买也买不着了。


那人得是有多早起呀。


大野智生活气息并不强,平时也没怎么煮过食,厨房里除了简单的电饭煲和煤气灶之类的也再翻不出啥花样,像这样的保温壶本应是不该出现在他家里才是。


噢,原来是想着心尖尖上的那人得睡晚一些,想着让他吃上热乎乎的早饭,跑老远的百货商场里买去了。


二宮心里一阵动容,埋着头三两下就把保温壶刨了个净。


“今晚我来给你露两手吧。”


大野智转过面瞅着饭桌前迎着光朝他抿嘴笑得一脸香软的少年失了神……哎哟喂下巴要凸出来了。


傍晚的菜市场不比清晨,人不多,自然菜也不多,净是些歪七扭八的瓜瓜果果。俩人只能在鱼贩子那儿挑了条欢脱些的鲤鱼想着红烧鱼也成。


经过蔬菜摊打算挑几个茄子时,卖菜的大妈不知是瞧着两后生生得俊,想搭搭腔养眼养眼还是怎的,一脸八卦地凑过来问“小伙子哪个村的呀?年纪轻轻地就晓得来买菜自个儿烧,少见呀!”


“就这儿不远,蓝山田的。”二宮和也接过茄子微微笑道。


“哎哟喂!蓝山田的呀?你们村子那石头昨儿不去了吗?真是可怜呐,好好的小伙子说没就没了。”惊呼了一阵的大妈又阴阳怪气地唏嘘了一番。


石头?去了??

——————————————————————

那么久没更还码了一篇不知算不算日常的日常…

最近论文好多作业好多tang

对,文是边写作业边码的…


评论 ( 3 )
热度 ( 38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