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SK]是小恶魔还是小棉袄(下)

大家好!半夜更文小能手!(我好像听见外面鸡叫了

短篇,幼齿向
—————————


这三番四次的交友不得利扰的小大野甚至觉得是不是背后挂了什么可怕的鬼怪东西,把大伙儿都给吓跑了。


垂头丧气地摸回家,不意外地看到门口抱着瓶酸奶蹲着的小可爱,心里一下又甜的腻开了花,谁说我背后长鬼怪的!我的小可爱就不怕我!还给我带酸奶呢!!


这么一来小大野心里直觉得小二宮简直是温暖贴心的小棉袄了,而且还长的那么可爱,脑袋还好使,谁还比得上他。

那当然得比不上,简直好似有心灵感应一样,每回“惹人嫌”之后小大野回到家都会瞧见小二宮给自己带了瓶酸奶在家门前等着自己,见着了就乐呵呵地蹦过来,扯着脆脆的小尖嗓“啊智,啊智”地喊着,小猫唇笑开来还带起两颗小虎牙,小模样那叫伶俐极了,稚嫩细腻的脸蛋儿还软乎乎的,整一个白白嫩嫩的糯米团子似的,任谁看了心脏都得融化,那怎少的了大野智这小呆头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会听见再隔家的小相叶砰砰砰地拍着门哭喊“小和你没事吧?!!不要乱来!放我出来!我们一起战斗!!”,问起小二宮,就说他在练习学期末小表演的台词呢。


嗯,小相叶演技真不得了呢。


实际上也只是小二宮使了些小伎俩,唬小相叶说有可疑大叔这两天总不怀好意地盯着他俩,于是抢了钥匙把小相叶锁在他家里,称要担起王者的责任,保护自己的小弟,在外头对抗坏人!


“小相叶今天也很努力练习台词呢。”嘟着嘴说了句小大野便拉起小二宮的小手领了回家。


“小和,今天又有人总躲着我了!明明见面的时候还很好的说!”边不悦地说着边嗒嗒嗒地跑回他房间,趁着家里没人赶紧窸窸窣窣地翻出来几包偷偷藏起来的烧烤味鱼豆腐,放在小二宮面前。


“又被人嫌啦?”坐在沙发上晃着白花花的小细腿剥开了一包一整块都塞进嘴里,塞了鼓鼓的一脸说起话来都糊糊的“其……其实吧,我……我就叽……叽道原因。”


“诶?!小和你知道?什么呀是什么呀?”一张小圆脸急忙凑上前去。


“还不是因为你不够凶。”


“诶?不够凶?为什么要凶呀?我可是认真地想跟他们成为好朋友的呀!”无奈又冤枉的小模样看的小二宮都要有些于心不忍了,这人撒起娇来跟自己竟还不相上下。


“因为他们觉得你靠不住呀!在我们这样一个血染江湖的乱世,四面埋伏,想要保全自身投靠一个强大的靠山是很重要的!”昨晚看的古装剧学的台词背的还挺溜,人小鬼大的说的煞有其事“初来乍到,你不表现的强势一点,凶一点他们是不会追随你的你懂不懂。”


“那为什么一开始要对我好呀?”见他小嘴里的东西全数吞下就忙拆开一包新的鱼豆腐双手递到他嘴边喂上。


小二宮也不客气,两胳膊叉在胸前低头就咬了一口,他也懒得一口吞,反正有人给举着,一口吞还嚼得嘴酸。


“那是糖衣炮弹啊笨蛋!他们是要先试探你!!”低头又咬了一口“所以下次有人跟你示好或者邀请的时候你要凶一点,最越凶越好,让他们知道你好好好厉害!知不知道!”说完小二宮还探手用力捏了一把大野智Q弹的圆脸,手感好的不得了。


小大野吃痛,嘶嘶地连吸好几口气,却也是没甩开,双手还举着一半鱼豆腐,由着小二宮凉凉的软软的小肉手蹭在他脸上,这大夏天的,可舒服呢!


“小和你好厉害!小和你真好小和你真棒!你真棒!棒棒棒!!”接着小心把豆腐搁桌上,捧着小二宮的脑袋朝着小脸又是啵了一口,直接把坐那儿的小人儿羞得起了烟。


也不知这到底是谁对谁耍了流氓。


但是后来两天小二宮一次也没见着小大野,乐子不见了怎是能行,便让樱井小探子前去一探究竟。


据探报所说,前天小班一个叫知念的小兄弟按捺不住对一直以来对大野智的汹涌澎湃的仰慕之情,终于抱了一堆零食和玩具前去献宝,谁料小大野一手捣翻所有东西,还狠狠给劈了一个手刀,最后冷酷地丢下一句“我,可是很强的!”不明所以的话就挥挥衣袖走了,帅得一塌糊涂。


于是知念小兄弟吓得哭了一脸稀里哗啦地往回找老师。


于是老师向大野智的妈妈稍微反映了一下情况。


于是大野智被妈妈修理了一顿正在面壁并接受留守观察。


小二宮听的掩嘴直笑,笑到最后捂着肚子都快要倒在地上了。小溜肩瞧着这动静,不觉撸撸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深觉自己幸福的不像话,竟有些感动……


小兄弟还是要教训一下的,最看不惯私人恩怨端到大人面前告状了,算什么江湖好汉!小二宮是这么说的。


于是乎,不理不理左卫门小分队很快有了动作。小分队的名堂是几次行动后小二宮给取的,英勇的小相叶还跟他吵了好几次,嚷嚷着太长了难记住,最后在小二宮要耐不住性子出手前被小溜肩拖了开去做了回危机意识教育才消停下来。


经过小番茄数日的蹲点观察,知道知念小兄弟家就住他们这栋公寓的对面,爸爸妈妈貌似很忙因为平常都是菲佣玛利亚接送的他。


小二宮还因为小番茄就连菲佣的姓名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奖励了他一块午餐肉。


而最有力的情报是他回家后会偷偷跑出来附近的便利店买零嘴吃。所以作案地点理所当然地订在便利店旁边的公园里。


具体来说是公园的沙堆里。


几个人绕着沙堆忙活了好半天,完事了就开始在周围闲晃等着目标人物出现。


“看!来了。”随着眼尖的浓颜哥哥小松润的一喉咙,大伙儿就见一脸爽朗的知念小兄弟奔了进便利店,不一会儿拿着盒雪糕就出来了。


小溜肩上前交涉。三两下就把人引了过来,说是在这里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藏,很可能是变身器,作为交换把雪糕交给他们他们就把挖宝藏的机会让给他。


没有多少个小毛孩儿能经得住拥有一个变身器变成救世英雄警恶惩奸的诱惑,所以,知念小兄弟进套儿了!


还没等知念小兄弟多犹豫半刻,小溜肩就利落地把雪糕换到了自己手上,当成一人份地扒了起来。


另外几个人也由着他,怎么说道具组的经费也是在他要买零食的银子里拿的,为了这个还抱着小二宮的小3细腿哭喊了好半天,现在有个雪糕吃也是欣慰不少。


几人一顿指手画脚地喊知念小兄弟在沙堆上寻找可疑的记号再挖掘看看能不能真的找出宝藏。


说是可疑的记号,大概是瞎子也能看到插在沙堆尖尖上的大红旗子。


于是,知念小兄弟在满心期待之下在一堆沙里挖出一片逼真的玩具蛇和蜘蛛,吓的连连往后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愣了一会儿就哭喊着正要跑走,谁知没跑几步又被扔出来的魔芋滑了一脚,这回是整个人趴在地上了。


“不许接近大野智听见没有!”小二宮走上前去叉起腰骄傲地瞅着地上吓愣了都忘了哭的小孩儿,好不得瑟。


“唔……呜哇!……救命!呜哇!……”小屁孩儿连跑带蹦地跑远了。


“小和!你们在干嘛!”突然几人身后响起一嗓子糯糯的喊声,闻声望去见大野智手里掂着瓶酱油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杵在那儿——大野妈妈煮好吃的没了酱油,让小大野出来买来着。


“咦?大野智你怎么来了?我再给你复仇呀,可威风呢!”小二宮小脸上覆满了掩也掩不住的得意。


“你胡说!我都听到了!你让他不许接近我呢!”这越嚷越大声的竟还带点火星苗子“所以之前好几次都是这么回事对不对!”瞧这呆头鹅平时软软绵绵的发起火来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而且……开起窍来脑袋还挺能干。


小霸王哪里有被人这么凶过,说话大点儿声都算你的错更别说扯着脖子凶了,这脸憋的通红的,几人缩缩脑袋往后退了退,生怕小恶魔随时要爆炸。


“大野智你骂我!我给你报仇呢你还骂我!!”这一腔的委屈差点要把小溜肩一干人吓腿软过去。


什么情况这是?


小大野见小二宮扁着嘴泪眼婆裟地望着自己,差点就给忘了咋整了一回事,连忙稳住脚“你报仇是报仇,可是之前是怎么回事!我们不能……”


“大野智你还凶我!!”小大野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小二宮带着哭腔的一句话就出来了。眼看金豆豆就要掉下来,急得小大野连忙站前去喊了一声“我哪有!你哭什么呢!”


“呜哇……你还凶!”好了,啪嗒啪嗒地哭成泪人儿了。


“好了好了好了,我没凶你,别哭了,我给你道歉嘛。”说完把手放裤子上用力蹭了好几下再去抹小二宮脸上的眼泪,眼角鼻子都哭出红印子了,水嫩嫩的看上去可口极了。


所以,小大野捧着毛茸茸的脑袋在脸上又啵了一口。笑嘻嘻地摸摸烧红的耳尖,牵起小小肉手说“走,去我家我给你吃好吃的!”


就这么把人带走了……


咦?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没有?


小松润摆摆手没好气地领着小番茄走了。小溜肩小相叶到晚上硬是还没愣过来这是和亲还是什么鬼。


说好的小恶魔呢?说好的给点颜色看看呢??


又有什么所谓呢,小恶魔还是小棉袄,还得看人不是?


〔终〕

———————————————————————

小分队名字向蜡笔小新致敬wwwww

话说好久没更异闻录,这里有没有在看异闻录的小天使?


评论 ( 11 )
热度 ( 96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