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SK]是小恶魔还是小棉袄(上)

短篇,幼齿向

自己都看不懂自己写什么系列

别拦我我就要把小和宠上天
—————————

五岁的小二宮和也是附近这一带居民区小毛孩里头的小霸王,手下收纳的小跟班可是多不胜数。


至于成功制霸的原因,除了生得一张似雪净肌的俊俏小脸蛋,把多少简单纯粹的小凡人迷的神魂颠倒,轻易得犹如囊中取物以外,还数他鬼马伶俐的小脑袋最让人拜倒于他的小小裤衩之下了。


再者身板比起同龄的孩子来说相对都要娇小,故从来都不稀罕跟谁舞枪弄棍,劳力伤神,而是走的逻辑战,战无硝烟,让你不知不觉败倒沙场,如何栽的跟头都无从而知。


其实说清了就是净动些歪脑筋变着法子使坏,没有他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的恶作剧。若你说怎么能任由他胡作非为而不到大人面前参他一道?不是没有壮士试过,只是机智的小二宮做事一向不落把柄,干净利落。


而且当家长带着找上门时,迎来的却是一张细腻粉嫩的秀容,肉嘟嘟的双颊满满是甩也甩不掉的天真稚嫩,与生俱来的好演技瞬地红了眼眶,仰着湿漉漉的星眸糯糯地来一句“阿…阿姨,我没有……”,哎哟好不冤枉!谁不是心里立即软成一滩水呢。


可不是,小二宫在大人堆里一直都是灿烂的小花朵,贴心的小棉袄,谁愿相信这般乖巧的小太阳要作恶!


实际上在孩子堆里头小二宮何尝又不是小花朵呢,不过小霸王花罢了。


就是这样,壮士们于大人前山崩地裂的倾力哭诉还不抵二宮和也对着自己大腿一掐,小嘴一扁。 所以说,世间哪能那么多公平,有些人打一出生就输了。


故而,小二宮和也可是让一众熊孩子闻风丧胆的小恶魔,道起他也只是直摆手称惹不起。


时常跟小二宮厮混在一块儿的是邻家的天然小相叶和楼上的溜肩小樱井,以及浓颜兄弟小松润和小番茄,平时无事随着小二宮性子作作恶也是颇为有趣。


当然,还有一部分是不想这小恶魔的气撒在自己头上,那可吃不消。而在小二宮偶尔不想打游戏的时日总陪着他踏踏春踩踩风,四处游荡,也是惬意。


说起来,最近对面家搬来了户新人家,小二宮是在人家拿着见面礼上门打招呼时才注意到的。


那天下午自己一个人在家打游戏,门铃响了好久才不情不愿别扭地起身,费力地把饭厅的实木椅搬到玄关爬上去眯起一只眼对着猫眼往外瞧,就瞥见一位气质儒雅手上掂着什么的阿姨站在外头。


于是蹦了下来移开椅子,搭上保险链,再打开门透着拉直保险链有限的门缝眨巴着水水的大眼睛警惕地问“阿姨,有事吗?”


女子见一个毛茸茸可爱的小脑袋突然出现,一脸写满警惕地打量着自己,便弯下腰温和地笑笑说“小朋友你妈妈不在家吗?啊姨是对面刚搬来的新住户,来给你们送见面礼打个招呼哦~”末了还把手信举到他眼前。


小二宮歪歪脑袋越过女子瞅了瞅她身后敞开的大门,方才合了合门,把保险链摘下敞了开来。


把门敞开来小二宮双手接过手信甜甜地道了声谢谢,才看见那个阿姨脚边还站了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孩儿,两手举着张皱巴巴的纸在胸口,上边满是糊涂潦草的一堆线条,要说形状的话,大概是一只狗?


顺着画纸瞧上去那张脸,乌黑圆滚的眼睛上面挂着两根塌眉,小巧的嘴巴还微微张着,怎么看怎么呆。头发比小二宮要短上一些,软软的搭在脑门,后边旋儿那一片还朝各处翘着一撮撮,而肉乎乎的圆脸上还隐约印着凉席印子……


这一看就知道睡午觉刚被喊起来的......


“啊,这是我家小儿子阿智,跟你应该差不多大,以后你们就可以当好朋友了呢~来,阿智,快自我介绍,新朋友哦~”说完伸手轻轻晃了晃不知道是发呆还是重新睡下的小人儿。


被晃了好几下才回过神来的小大野转头对上小二宮,一瞬圆溜溜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自顾自”颗颗颗”地笑起来说”你好!我叫大野智!你叫什么名字呀?”这一嗓子音软软糯糯的好不可爱。


小二宮瞅着这突然的转变愣了半天,随后斜着眼带点儿小情绪回答”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嗯!我记住啦!喏,小和,这是见面礼,送给你”说完把手上的纸塞到小二宫怀里”对了小和,你好可爱!”完了还往小二宮粉嫩的脸颊上啵了一口便颗颗地笑弯了眼蹦了回家。


大野妈妈被这一来一回的逗得欢,捂着嘴轻笑一会儿俯身柔柔说了句“回去吧,有空常来玩哦”便也转身走开了。剩下小二宮杵在门口发愣,羞得两颊通红俨然一尊年幼关二哥。


‘竟敢调戏本大王?!’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把,然后把怀里的纸用力甩了在地上,不解恨地又踩了一脚,提着小手猛地搓起刚被啵了一口还沾着口水的脸蛋儿,心里还在唠叨‘还有谁让你叫我小和了!跟你很亲呀?!受死吧!迟早收了你!’


就这样瞪了地上一会儿,接着又抱着手信蹲下身把画捡了起来,把踩上去浅浅的小脚印放裤边蹭蹭,捏着转身回了屋。


‘看在你长得人模人样还挺好看才勉强收下罢,但是才没有本大王好看呢!哼唧!’


第二天小二宮就在幼稚园见到了小大野。 一脸呆愣地被老师领了进来,昏昏欲睡的模样有点滑稽。老师让他在白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有些扭曲歪斜,但比起同龄人来说,小样字写的还挺好。


小二宮朝自己周遭的小分队使使眼色,又向着前头写名字的呆头鹅挑挑圆短可爱的小眉毛,小分队立即会过意来。当然,如果不算上拽着小溜肩直问小和眉毛怎么了的天然小相叶的话。


出于小霸王的尊严,小二宮自然是不会把自己被偷香的事情告诉他们,出口的当是一顿添盐加醋的说辞。 据小二宮的说法,那只呆头鹅对他不敬,当众口出狂言戏虐他,所以要给不知天高地厚的他点颜色瞧瞧,说是要他初来乍到就交不到朋友,然后过来抱自己大腿,再收到门下慢慢折磨。


瞧这话说的,也不知是要整的谁。


虽然让他们几人相信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啊智戏虐小恶魔当真需要些想象力,但是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也不好说什么,免不了是要伤及无辜了,只能在出手的时候尽量轻手些就是。


于是,过不久就有人遭殃了。


他们班的横大白讨厌吃青椒,每次到了吃青椒的日子都得拿水灌才勉强吃光。可是今天中午就在他去了趟厕所回来发现碗里堆了满满一碗青椒,还压了张纸条歪歪扭扭写着“不许接近大野智!”,慌忙扫了一眼周遭也找不出脸上写着元凶的嫌疑犯,他只能绝望地走到窗边试图冷静下来。


青椒是小二宮把小相叶小松润小番茄那里收来和从小溜肩那儿抢来的,还损失了一块午餐肉给小溜肩。


据说下午大家都放学回家了,横大白还跟一碗青椒坐在一起,直到后来班主任打电话给家长才给接了回去——幼稚园规定午餐不把菜吃光就不让活动……


原来美术课常拿倒数第二的横大白听说转学生大野智绘画功夫了得,便拜托他周末一起出来晃晃,顺道给他辅导一下。小大野好说话,笑呵呵地就答应了下来。于是,灾难就发生了。


周末小大野背着画具在说好的公园等了好半天没等来人,等回到学校时想找横大白问个原因却被像避牛鬼蛇神一般绕着走,大野也只好无奈作罢。


战争还在继续。某天隔壁班小66买零食的时候看到小大野想买冰棍谁知忘了带钱,便好心借了给他,当天中午午休后发现妈妈帮自己绑好的鞋带全拆开了,自己又不会缠回去,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之后小大野智追着他还钱就边跑边喊不要了。


某天中班的小山p把在幼稚园小花园里捡到的画本拿到班里给小大野,小大野说为了表示谢意想请他到家里玩,之后每天小山p回到家妈妈外出买菜那段空档都接到一个捏着嗓子自称小黄的恐吓电话,说是要吃光他的头发。小山p哭喊着告诉妈妈,妈妈总以为他睡午觉发了恶梦,随便安抚了两下也就完了。


小番茄跟小山p有些交情,实在不忍还是跟他说了才安生下来。只不过后来每回又该小大野逮不着人了。

——————————————————————————————

写不出他们可爱到秃的感觉啊……

这文从过年拖到现在我觉得我真是棒棒哒(吃【哔——】

写短篇好辛苦Q。Q


评论 ( 24 )
热度 ( 114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