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异闻录[6]

卡了那么久,三更半夜悄悄来更异闻录(゚ω゚)
————

竟没有往回几次那般惧怕和恐慌,熏着浓厚的檀香,二宮和也倒渐觉眼皮生了许乏意,呆望着眼前的女子发了愣。


瞧着她的削葱玉指轻轻捻着那把檀木梳端坐在不知几时立起的铜镜前,认真细致地理着自己的长发,手起手落,带起缕缕青丝,撩落袭袭檀香。


虽独见一侧面容,却已落得满眼凤眼樱唇。衬着一身大红衣裳,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这兴许是二宮和也生来见过最美丽的女子了,美得让人不觉忽略尾椎生起的寒意。


不消一会儿,女子便停下动作转过了身,向着二宮和也笑弯了凤眸,起身小踱几步坐到了床沿,携一怀迫人窒息的檀香欺下身,朱唇起了动静。

“公子,随奴家去了可好?”


若此时二宮和也仍醒有三四分清晰的神志,应是不难觉察女子柔腻温润的声音竟是隐着股恶寒,随那要滴出血的红唇一张一合,好似要一点一点侵蚀二宮和也逐渐昏沉的心智。


即便是个阳刚正气的铁血汉子让如是厚重的浓香浸上一会儿,也难免要头晕眼花,更别提这阴寒之夜里,视听皆惑的一个八字奇软的小男子了。


二宮早已是骨软筋麻,沦陷至深处认不出个东西南北了。


“铃铃铃铃——”混沌游离的意识忽地让几声清脆熟悉的铃响给惊醒了一些,二宮和也有些吃力地撑了撑几乎要紧闭的眼皮,见眼前模糊地晃动着影子,不等意识跟上就觉萦在身边的浓香一下子抽离,呼吸得是顺畅了些。


自是大野智来救他了。一晚上总感觉哪儿不是,最后还是不踏实来瞧瞧,这不,出事儿了,大事儿!险些就让他心头肉不明不白地就送了命,还得是被唬走的,这是哪里能有的事儿!


扔了绑着小铃铛的红绳,漫了一屋子的檀木气味消散了不少。上前不停拍上二宮和也苍白的小脸,一副失了魄的模样吓得大野智忙冲他喊“和也!!和也!醒醒!起来,别睡下!”


被大野智这么又拍又唤的,总是把二宮呼醒了点儿,喃喃张嘴也不知是在说些什么,提耳细听似乎正是喊着大野智。正欲拉起他离开这儿,可这会儿二宮哪还提的起力气走路,眼神迷离四肢疲软的,坐起来都成问题。


二话不说,拉着他的双手转身拉过肩,让二宮和也伏在自己背上把手扣紧,站起身跳了好几下,托着他的小屁股便跑了开去。


大野智家只是斜后面,几步路的事儿,不过这一路颠呀颠的,倒也把二宮和也的涣散暗哑的双瞳稍抹上层光亮,但还是在大野智把他放倒在床上的时候虚虚地道了声“头好疼,先让我睡会儿……”就软在了大野智的床上没了动静。


大野智瞅着他皱的紧的眉头,心里头自然也是难受,素来就白净的小脸蛋儿这会儿折腾的更是煞白了好几圈,面无人色的,确真是苦了他了。


吁叹口气大野智转身去找来一条新净的面巾,打了点温水,洗湿拧干,轻轻替二宮和也拭过面才趴在床边压着手睡过去。


次日早晨在大野智床上醒来的二宮看见大野枕着手就在床沿守着自己睡了,当是免不了一阵脸红耳热,不过大野瞧不见罢。


二宮定定神,不好意思地推了好几回大野智的手臂,见人惺忪懵懂地抬了脑袋,才好不自然地胡乱抓了吧毛发道“那个,不好意思呀,占了你的床。还有,谢了,昨晚。”


大野智揉捏着压了一晚上的手臂,麻的像极钻满了千万只蚂蚁一同啃咬,却也不想二宮过分注意,只能放小动作,笑笑答应“没事,你没事就好。”完了又说“还有,你还是搬来我家住一阵子吧,毕竟我不能保证每回都能赶上呢。”


醒起昨夜自己可是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禁不住寒战,蓦地明了在小店儿门口大野智的话原是这个意思。又想起什么似的问大野智“诶?不是,你昨晚是怎么进去的?我家。”


“锁撬了。”


“蛤?!那现在我家不是……哎呀!要是我家被洗了可怎么办呀!”本想发作又想起跟前的人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这里扯着嗓子嚷嚷,只好闷闷地捶了一下被褥“陪我回去看看有没有丢了啥吧。”


这一咋一呼的,小动物模样也不过如此呀,哈哈。有人倒是乐呵。


草草回去里里外外巡视了一遍,除了大野智跑出来时带倒了一些杂物也没别的什么不妥,随便收拾了一下又带了几身换洗衣物和日用品回去大野智那儿。


昨晚折腾了半宿,今早起得也就晚,这一来一回地就耗过了正午,两人才饥肠辘辘地吃了二宮匆忙下的两碗面,晚餐又下馆子所谓说是纪念纪念进一步的合作,实则是二宮和也不愿意煮,大野智做的吃不得。


当然,餐钱是大野智付。


晚上大野智在房间捣鼓了好半天,把家里封尘许久心血来潮来的弹簧铁床翻了出来,摊开在床旁,让二宮和也睡床自己在弹簧床睡下。


室内低头忙活,外头是早已夜阑人静。


刚熄了灯躺下挪着身子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意识模糊之际,大野智便听见头顶敞了一些的窗户外远远传来嘈杂声,以为是幻听却愈渐清晰。


“大…大野智,你睡了没?…这,这是什么声音呀?你有没有听见?”果然,不是幻觉。


“我也不确定。没事的啦,别怕。”


声响愈来愈近,愈来愈清晰。竟是有人群的凄厉的哭喊声,战马的嘶鸣声,兵刃相交的金铁声,锣鼓声,妇女孩童的呜咽声……


一瞬风声鹤唳,轰隆隆地响作一片,似作山崩地裂之势,全数好似就在窗前,怎能不让人骨寒毛竖。


“大……野智…怎么办……”二宮和也已经快吓得哭出来,声音抖得不像话。以前虽然见过灵体,却也没历过这般景象,把人埋进被子里只管喊大野智。


音刚落,大野智就已爬上了床钻进被褥把惊得瑟瑟发抖的人儿捞了进怀里拥住,凑近他耳边温柔道“别怕,阴兵过路罢了,不打紧的,没事。”


接着一只手捂着他的耳朵另一只手轻轻地给顺着背。二宮和也马上环住来人的腰,挂着落到一半的眼泪就将脸贴上大野智的胸膛。


大野智紧了紧双臂,尽量把人裹住,拉起他有点过低的体温。

———————————————————

错别字什么的就让它去了吧,懒得检查了……

明天没课,懒觉!


评论 ( 11 )
热度 ( 51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