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异闻录[3]

再次见到二宮和也时是翌日早晨,天色微明晓露未干。

沉闷急促的敲门声伴着二宮和也清脆的小尖嗓就在大野智门前响起,在这屋前屋后的巷弄里显得越发响亮。


担心再让二宮和也这么敲下去,怕是要扰了邻里清梦,赶忙披了件薄外套奔到门前打开门。


门才刚开了一条缝,还没来得及后退让开一步,就被来人从外头用力一推扑了进来,倒了一个踉跄又被一把抓住衣领撞到墙上。


这一撞把大野智满身的瞌睡虫都晃了下来,缓了缓神才看清紧拽着自己衣领把自己抵在墙上仰起脸的二宫,一脸倦容藏也藏不住的惊慌失措,眼下明显浮肿起来的眼袋泛着丝淤青似的黑,隐着点愠怒的星眸满是血丝,清澈的浅瞳映着自己一张圆脸。


一瞅便知是一宿未眠。


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沉默了许久,眼下人儿拽着衣领的手紧了松,松了紧,还是没开口吐出半句话,于是大野智轻轻地抓起他的手拉下再拉过他坐到沙发上。二宮和也就这样愣愣地坐着了,盯着大野端过来的热水冒着腾腾雾气,一动也不动。


“考虑好了?”最终还是坐在对面的大野智先开了口,嘴角还噙着许似有似无的笑意。


二宫和也闻声抬起眼,原本因呆滞平添了些无辜的一双大眼睛一点一点慢慢收紧,紧紧地瞅着大野智,眼神愈来愈炽热,好似一场无声的拷问,或者说是追寻一个安心宁神的保证。


好一会儿二宮和也才收回目线,敛起眼睑拿起桌上几乎冷掉的水,润喉似的小酌了几口,遂开口问“那我要做些什么?”


“不用做些什么呀,乖乖呆在我身边就好。”


“你!……你好好说话!”二宫恼了,耳尖烧的红彤彤的。


“你容易看到灵体,尽可能地呆在我身边好让我保证每一次都能有所收获,并且你也不用心惊胆战。”大野智瞧着二宫轻笑了一声,慢条斯理地补充着上一句话“你……想到哪儿去了?”


这回二宫的红霞直接从耳尖烧到了下巴,心虚地低下头好不窘迫,可爱的小模样挠得大野智心里乐开了花,很是有趣。


二宮和也还想开口辩解些什么,就被门口突然响起的狗叫声截断了,两人转眼望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门口站了一只黄色土狗,朝着屋里不停地吠叫,二人疑惑地转着眼珠在屋子里扫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可是狗还是不停地叫,还伸脚踏了进来。


莫名的二宫正要起身去驱赶却被大野抢先一步提手按住了,用眼神示意不用管它。


二人就这样看着狗边凶狠地吼着边朝大野的里屋走去,在房门前停了下来再费力地吼了几下,然后腾着嗓子呜咽了一会儿便转身又若无其事地离去。 这动静可把二宮和也看的一愣一愣的,待狗完全走出门外就急忙扭头等大野智解释。


“没什么,只是借道的,不碍着我们。”望着二宫那惊的瞪大的双眼,大野耸耸肩无谓地说完又坐了下来。


这种情况他俩看不见也不奇怪,二宮和也本就只是灵异体质,容易撞灵,特招“好朋友”待见,而非阴阳眼,啥灵体都能落入眼里。而大野智随二宮和也,只是体质没那么敏感,却胜在嗅觉敏锐,而且有圈灵的技艺。


最重要的是,捕灵者捕的是恶灵,不是游魂野鬼,这路货色不要也罢,没客户没商机,免得浪费力气。


“既然咱俩以后就是合伙人了中午一块吃顿饭怎样?”气氛尴尬地沉默了一阵大野智蓦地张口询问。


“哦…哦,好。你……你请。”二宫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嘘个什么劲儿,只见小脸透着朵红晕“还有……借…你家沙发睡会儿。”


“好。”起开转过身大野几乎要笑出声。


说到底还是怕鬼呀,真是可爱呢。


中午大野智跟二宮和也去了村头处村委旁的一家小饭馆,他们村子说不上大,但也不小,像这样的小饭馆还是有的,意在便民,虽然拿不出山珍海味,却也不乏小酒佳肴,而且味道也还说的过去,邻里乡间的人家偶尔不愿意煮饭时都爱来这儿小炒几个菜歇个懒,更别说像大野智他们这样的独身汉了,早早是成了熟客。


不算上二宮和也,因为这周遭数他最省了,反正他手艺也好,都只是自个儿在家煮着吃。


两人找了个离走道稍远的桌子坐了下来,免得一会儿吃饭桌旁来来往往吵杂的行人误了食欲。


二宮和也挑食,拿着大野智递过来的菜单,正准备琢磨吃些什么,余光却无意瞥见拉着媳妇儿走进来的二愣子,好像也看到了他俩,正要朝这头步过来。


想起前些天在他面前吃了不少瘪,二宫心里头就来气,鼓腮瞪眼向来人甩着眼刀子。这咋呼的模样把大野智眼神引了过去,瞄了一眼心水也是清。


“呀!二宫这么巧!也来吃饭呢?”来人开口的不是二愣子,反倒是二愣子媳妇儿先欢喜地打了个招呼,惹得一旁的二愣子更是不悦,开口就来酸“哟呵,连铁公鸡二宫也舍得出来馆子吃饭了呀?莫非中大奖了?那还哪用得着拉着来求我给你搭手找活儿呀!”


说完扫了眼周围才发现坐在二宫对面的大野智,有些吃惊二宫竟然会跟这村子里出了名的怪人一起吃饭之余,还自以为揣出了什么真相嘲讽“哦,我说怪不得舍得出来吃饭,怕是仗着那副皮囊来换食啊?呵呵,不过口味还真独特。”


还没等二宫张嘴发怒,就听对面的大野智冷若冰霜地来了句“没你事儿,闭嘴!还有,滚。”


声音不大,却隐约透着危险。二愣子知道这个怪人不好惹,小的时候看他一个人总跟在那小俏人儿身后转,大伙儿凑一块嘲笑他,谁知道这人像天生神力一样把他们全都揍了个鼻青眼肿的,疼了好些时日呢!


可是就这么被慑住二愣子当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还想说些什么来挽挽面子,却被一旁突然读懂空气的媳妇儿活生扯了开去。


剩下的二宫一脸惊愕地瞅着对面突然对着自己笑得温柔的人。


评论 ( 9 )
热度 ( 49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