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黑皮养了只柴犬

【13】


没有转过面理会大野的咋呼,只是平静地张口就问,“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这……”大野本来就没理出多少纹路来的脑袋瓜这下就更乱了,霎时也不知道怎么跟二宫解释,支支吾吾嚅嗫了半天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要走吗?”无视大野的结巴二宫低下眼睑缓缓扑了扑睫毛。


“不是,就在隔壁吉本市。就是去实习而已,我也会回来的呀!我一直没跟你说不是没决定好嘛,我不想你乱想!小和……”乱了方寸的大野急得忙伸手抓住二宫肩膀往他这面带,还激动地小晃了几下,也不敢真晃,他哪里舍得。


“我碍着你了是吗?”一直不让大野把话说完整的二宫也不挣扎就是把头耷得老低,声音闷闷的说到后面直接把疑问词都吃掉了。


“不是!小和你胡说什么呢,你看,我不跟你讲就是怕你像现在这样乱想,这么久了我什么人你不是很清楚嘛!”到这里好脾气大野真的被激的要横生好些怒气了,竟然都开始怀疑到他的真挚不可动摇的感情了?!


可是话落见眼下的小脑袋不见反应,于是收回肩上的手抚上他雪白的嫩颊,用指腹轻轻磨沙,转口又急又柔地哄“小和我的小天使求求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我心疼着呢,我不去了不去了,哪都不去了,就呆在我小和身边,好不好?别难受了,你难受都疼我身上来了。”


说了好听的话也不见有动静,于是手掌稍稍使力把二宫的脸抬了起来直视自己,却瞥见嵌着茶瞳的水眸红了眼圈,心里狠狠吃了一记酸,正要开口哄就被打断了。


“大叔,分手吧。”


霎那间风停了叶静了,大野脑子嗡的一声CPU直接切断电源,掌心还粘在二宫脸颊边,张到一半的嘴也没合上,就这样愣愣地望着二宫。


看着好似力气完全被抽空,一碰就要碎掉的大野,二宫噗嗤地笑出声,仰着本就细嫩姣好却因红了圈泪盈盈双眼而平添几许可怜的面容笑得可爱,笑开了头便收也收不住,赶忙低下头伸出胳膊掩住脸,可是被大野一只手握住的肩膀也跟着一抖一颤起来。


笑了一会儿二宫见跟前的人不声不息仍没动作,寻思着抬起头瞧瞧,谁料刚抬起眼便铺天盖地地袭来两瓣柔柔的唇瓣,激烈地吮着二宫的薄唇就撕咬起来,后脑勺还伸来一只手紧紧扣住,把二宫的脑袋往前压的死死的,距离近到前人紧闭的双眼上颤抖的睫毛几乎要戳到二宫脸上。


就着小可爱惊愕得微张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嘴缝,大野把舌头挤进去,撬开皓齿舔舐了个遍,再缠起柔软的甜舌用力吮吸,似不汲尽香艳芳甜不罢休。


舌头被吸的有点发麻的二宫这才从方才大野过于迅猛的动作里回过神来,这是惩罚?心尖甜滋滋地笑了笑,手环上大野的颈项,闭上眼开始回应他刚柔并用的吻。


在二宫庆幸着自己选了个如斯偏僻的地方吃午饭的此时大野也在欢喜着自己真会挑地方谈事情,不然他们两个怎么能这么动容地在这里享用对方的香甜,激吻到几乎要断气才依依不舍放开舔的亮晶晶的唇。


大野两手捧着二宫的耳背处,额头顶着额头,两人还没把气喘顺过来,此起彼伏的温热气息打在对方脸上,开始上升的体温让二宫意识到必须打住,不能再往下发展了,他的薄脸皮可还没做好直接在外头来野战的准备。


大野也了,侧了侧脸啄了几下二宫肉肉的耳垂,压住体内叫嚣的欲火,才启唇责备起来“小和怎么可以拿这个开玩笑!我刚刚心跳都停了好几秒惹你知不知道!!”


“好玩。”说罢还fufufu笑出声,脸颊上和耳尖上的尽是未褪的红霞,大野觉得自己能够坐怀不乱,也是有点厉害。


放开可口的小脸,直接把人揽过来揣怀里轻轻搂住,“那你眼圈怎么红的那么快,我以为你要来真的。”


“低头用力瞪出来的~~”


“啧!!你还真舍得给自己使狠啊!一会儿该瞪坏了怎么办呐,真是!”说罢紧了紧胳膊,哎哟喂那样子简直村头二柱子护媳妇儿的架势。


“fufufu哪有这么容易坏我又不是瓷娃娃~”二宫爱恶作剧,但他更欢喜大野的紧张,美滋滋的心头跟浇了蜜似的得瑟的没天没地的。


“小和……我知道了,我不去了,我就在你身边~你就是我的星星我的月亮我的……哎哟喂!疼!”


还没等大野题上词赋上诗二宫就狠狠在大野胳膊上来了一口“你就这点出息!我刚刚不是说好玩嘛!刚刚逗你呢!你还不去了?!你脑袋瓜装的都浆糊呢?!你把我当什么呢?!当潘金莲呢?!我就那么容易跟别人跑了?!”


看着从自己怀里挣脱,张张合合着一张小嘴喋喋不休的二宫大野有点反应不过来了,突然就一把把人搂过来,圈着脖子就蹭“小和!!”


“你不去谁养我!还有……………………………………挣不到钱我就把你甩了!!!”


End.
——————————————————————————————

就这样安静如鸡地结束吧quq……


评论 ( 2 )
热度 ( 40 )
  1. ゆりこは百合じゃない年糕兽 转载了此文字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