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黑皮养了只柴犬

【12】

最近的黑皮和小柴犬很奇怪,俩人好像双双拜师习得读心术从此用心交流一般,你不理我我不睬你的,中间淌着股僵直但又不尴尬的沉默,怵人的是又还总出双入对,一起出门一起吃饭大野陪着二宫逃逃课二宫守着大野画个画。


二人怕是不知这样诡异的状态碜人的很,甚至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夸张地造谣说他俩准是被下了蛊,要么就是惹上不得了的灵体!要到哪里哪里找到世外仙人,一剂熬成三碗水分四口服下…………诸如此类众说纷纭。


以致所到之处边上的人都愿退避几米开外,生怕触了霉气。


其实假若单是二宮和也一人来闹的话众人便也是没那么大的反应,当是小两口拌拌嘴闹闹小情绪,然后大野牛皮糖粘粘哄哄就好了。


只是这回大野智也不知道较什么真,一改往常粘腻无赖的模样,敛起笑容却也不怒,若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在眼角抓住缕纠结,没有对着他的小天使变身痴汉,安安分分,安静的简直像个美男子。


况且不得不说大野智耐起性子来能忍度实在惊人,二宮和也脸皮薄亦不爱妥协,他不知道大野智最近到底搞什么,不想逼问他,显得自己好像很在意,更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像小女生一样啰嗦多疑。


但看着大野智这次莫名的坚持和无动于衷,渐渐坐如针毡,不安萦在心头越积越满,满的心里筑起自我安慰与表面的无谓就要崩塌,简直想把大野智甩墙上狠狠质问他到底搞什么鬼。


努力收起烦躁随便找了个借口在午饭时间不着痕迹地甩掉了大野,买了面包和牛奶走到学校人工湖边上的小树林里找到隐蔽点的长椅坐下,好好考虑考虑接下来到底怎么办。


面包才啃到一半,思考的情绪还没在美味中缓过来,就听见有脚步声往这边走,本不打算理会,但听清交叠的声音中其中一个是大野的嗓音后下一秒就迅捷无声地伏在长椅背后的一大堆灌木丛中,嘴里叼着面包,手里还不忘拿上牛奶。


走近了,就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大野智,另一个是跟他啊智同系的学长三宅健。有听他说起过几句,好像跟啊智一起跟大两届的学长一起出去玩过来着,还喝醉了非要往别人屋顶爬,拦都拦不住,所以印象稍深了点。


‘他们两个神神秘秘地搞什么’二宫瞪直了眼心里直嘀咕,试图在他俩身上回忆最近的交集。见目标走进就竖起耳朵仔细听。


“还没想好呢?堂本前辈都打电话问我好几次你怎么样了,迟早也得讲的呀~直接说不就好了,哪来那么多犹犹豫豫的。”三宅健的正太音辨识度还是比较高的。


“不是,我…我只是还没想清楚,这样决定的话到底对不对,毕竟时间和距离太现实太脆弱。”


听见熟悉的声音二宮和也大气不敢喘一动不动地认真听。心里的不安也瞬间膨胀肆意滋长。


“这次的机会难得,双堂本学长为了这公司也是花了好大的心血在这上面,自然紧张,所以对于猎才,怕是没那么容易放弃了~”三宅健打趣地笑了笑,接着道“白驹过隙,转折点到了,我们也不得不考虑考虑接下来的路,既是有了这么个好机会和选择,还是想清楚点的好。”


大野智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担心……没有一直紧紧握住这份感情不让小和担心不安的能力……毕竟小和那么优秀受欢迎的一个人……”


见大野智欲言又止的样子,三宅替他接了下去“你知道你是一开始了就会认真并一定做到最后,你怕把握不好这刚开始环境的转变和这头二宫的平衡对吗?你怕二宫会从你手中溜走是吗?”


大野智低头望着脚尖没开口。


于是三宅礼物安利“你可以选择相信一下二宫,出到社会是必然,既然你二宫走在前面就先试试水也不妨。以后路还很长,趁着机会,好好把握住以后二宫能够走的轻松点也是你想的吧~”


大野智还是沉默。


最后三宅拍了拍大野的肩,笑道“也不是逼你,实习也是过了暑假之后的事,只是有人等答案好安排罢了~好好考虑吧,我相信他们会尊重你的决定的~”说完拧头就走了。


大野智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才转身一屁股坐到了长椅上,深吸一口气,气恼地抓抓脑袋上的头发。


直到这时二宫才缓缓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面目表情地坐到了大野身旁。


“诶??!!!小和?!你怎么在这里???!!”

——————————————————————————————

好久没更……微臣知罪……

我实在不知道在啊智和吱哟中间找个人要找谁qwq

babe和11好像都不对的赶脚……后来只能万念俱灰地用了ken酱www

嘛嘛嘛~都好啦~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