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黑皮养了只柴犬

【11】

大野匆匆冲过了身子就跳进了浴缸,背靠着浴缸壁,把半张脸都埋进水里,苦恼着二宫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还没想清楚,既然没有决定也不打算跟二宫道些什么,深知二宫敏感多虑,他不希望二宫有什么思想压力。

那天下午在画室画的出神的时候,身后站了个人都没察觉,等来人拍了拍肩才了了那边的思绪回过神来看清站在身后笑得可爱的堂本刚。

堂本刚是比大野智大两届的同系学长,两人的气场总让人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妙,童颜,能歌,善舞,爱钓鱼,还绘的一手佳画。两人又都是教授先生辅导员的得意门生,自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有些交情。

最大的不同大概是二人的思想觉悟了吧,堂本刚思的细腻,而大野智想的纯粹。

堂本刚慢悠悠断断续续地说他和堂本光一合作在隔壁吉本市开了家设计公司,现在赶上上坡的关键时期,缺才,以前还在学校的时候早就瞧好他这块璞玉了。

现在他都大三了,下学期也就该考虑实习的事情了,也正好来给他的公司推一把手,可观的是公司还争取到商业巨头的合作资助,可谓举头一片光,前途无限量。于是秉着至今尚存的浅交前来力邀大野智的参与。

大野智当下当然是要拒绝,突然地让他跑到别的城市去,不说别的,最重要的是他的宝贝还在这儿,他的世界还在这儿。

本想拒绝,可是堂本刚怎能轻易放弃这难得的人才,各路威逼利诱前辈架子低声正座都端了出来,唯独只有一句话让大野智动摇,还答应了下来考虑一下……

“我知道你跟二宫的关系,可是这就现实的新阶段,你有了更好的能力,才能让以后二宫走的不那么费力。”

想到这里大野用搭在肩上的毛巾烦躁地擦了擦还带点湿的头发,轻轻打开二宫的房门,床头的台灯没关,橙黄的暖灯洒在床上侧身蜷着的小人儿脸上手上脚踝上。

人儿软软的头发塌在额前与耳畔,嘟着猫嘴圆短的小眉毛皱得紧紧,好不倔强。怀里抱着被子不撒手的样子甚是可爱。

大野智随手把毛巾放在床尾,提着嘴角轻手轻脚前去拉开二宫怀里的被子,闻见不满的呜咽,侧身躺上去,伸手把人轻轻搂进怀里,把眉心的皱褶揉了开来,盖好被子。

迷蒙的二宫触及欺上来的暖呼呼人肉抱枕也就不客气地伸手环住腰身,毛茸茸的脑袋埋上来人的颈窝,安心满足睡得香。

注意到怀里的人收起平日的满身刺,乖乖地抱住自己的腰身甜甜地熟睡,好像能在毛茸茸的脑袋上摸到耷下去的小耳朵一样,大野心里简直要软成一滩水,下巴抵上小脑袋,紧了紧圈住二宫的胳膊。

他知道,既然今天二宫察觉到自己有事情瞒着他,敏感如他刚刚一定又想了很多吧。心里轻笑,你到底像猫还是像狗啊。

“小和…”大野用气音轻轻唤出口“相信我,你就是我的世界啊……”

翌日清晨。

“大野智你特么的爬我床上做什么?!我有说原谅你吗?!我不是说了没得我同意不能来我房间睡吗???你给我滚下去!!下去!!”

“小和别闹,来来,乖~再睡一会嘛~”

“滚 ! 出 ! 去 ! ! !”

“砰!”顶着一头乱毛被扔到门外,悻悻地爬了起来,嘴里碎碎念“明明昨晚还像乖乖小柴犬一样窝我怀里睡觉来着…怎么现在就……”

“咚!”似是闹钟砸门的声响。

——————————————————————————————

日更攒RP……虽然有点少quq有点乱quq有点不知所云quq

劳烦各位客观将就将就好嘛quq

文笔太捉急啊妈蛋!(摔!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