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黑皮养了只柴犬

【09】


都说大学是个小社会,丰盈热血与骨感现实的过度章,他们个个对外面跃跃欲试的冲动里夹着青春末期未泯的不谙尘世,一场必然的相遇,撞出美好的化学反应。


真是奇妙的体质呐。


奢侈的四年里,幸运的话便是能交上三五个投机的知己好友,搅上一场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基,经营着一盘不错的交际网。而不幸的话,开口便是可有可无的寒暄,满腹远志与槽水自行消化升华,四年下来还能写个「论独行侠的养成」卖几个钱。


这么看来山风五壮士无疑是幸运的,不仅基友成群,还喜闻一段好姻缘,喜哉!喜哉!


这五人处这么欢也不无道理,五个人五种属性,克己闹腾远见随性再来一个软泥咋捏咋成型,若说像金木水火土般相生相克也不为过。


再经相叶和二宫的旧交情两导火线一拍即合,圈出五人的世界,多一个太多少一个太少,着实让人好生羡慕。


在大学这样有时间有青春的小日子里,这样一个闪瞎的小团体自然就成了众人的话题常驻者,只是那几个人当是没那样的自觉,成天厮混在一起便是。


他们在意的,不,具体来说樱井,相叶和松润三人在意的除了怎么给日子找乐趣外还得灵敏地观察着那俩小情侣的走向,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两口吵(打情)架(骂俏)而殃及池鱼烧到自己这块就难收摊了。


比如,像现在。


樱井望望桌对面丧气的大野,再焦急地望望门口,心里暗叫相叶和松润怎么还没把二宫拖过来。


这两人冷战好些日子了,与其说冷战还不如说二宫单方面鼓着的小腮帮子还没消下来,虽然开始两天确实是冷战。


据说是某天下午约好了二宫上完课一起去大野馋了很久的一家死贵死贵的腻味店吃一顿,二宫本是不愿意,出的是大野的钱也不愿意,可是也受不了大野长期以来的软磨硬泡,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


下课了好一会儿还不见大野屁颠屁颠的身影,于是找上了画室,谁知道让二宫“抓奸在画室”,打开门就瞧见大野眼睛闭着侧头枕着手趴在窗边的桌子上,旁边还同样姿势面对面趴着个黑长直,不同的是黑长直嘴角含春笑盈盈地盯着啊智的脸。


成天让人捧着的小傲娇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快步走过去就提手狠狠地在黑皮圆脸上捏了一把。大野痛的嚷着就跳了起来,无力地努力恢复混沌的意识,看清来人才想起来怎么个回事,连忙解释说自己为了今晚的晚餐中午饭故意不吃留个好胃口,谁知道饿过劲昏昏沉沉趴在桌上就睡下去了。忙着慌乱的解释完全没注意到还愣在一旁的黑长直。


二宫开始是很气大野不准时去找他还要自己找上门,可是打开门看到两人面对面趴在同一张桌上,这女的还一副小女友的样子,外面还蓝天白云,风儿吹呀吹,这阵势,演小说呢?!那一刻起二宫早把矛头换方向了。


只是大野哪里知道他那点小心思,见他一副气鼓鼓死瞪他的样子就知道程度不轻,觉得他在小题大做无理取闹,顿时不知哪生出的勇气和倔气二宮和也对二宫吼了句“我饿死了!你别闹了行不行!”


然后直绷绷地就走了,留下呆掉的二宫和不知所措的黑长直。


而大野这种软包子也就那时不知怎地来了股劲儿,吼完了回到家冷静后脚都要软下来,捶着脑袋懊悔怎么就这样了??!我干了什么??我特么撞邪了??!!可是还是认为二宫实在过分,自己都快要饿晕了,竟没一下关心,就觉得放置两天,想他过来小小认一下错,自己就大方原谅他!


后果不言而喻。


有些沉不住气的大野也就只能拜托另外三人了。后来由爱拔酱把二宫灌醉套出来的情报那里晓得缘由更是丧气,这会儿真的麻烦了。


连着好几天在二宫耳边唠叨着那个女的只是一个师妹,原本给她辅导参赛作品的老师有事,临时叫他过去顶一下,自己给她讲完坐着坐着就睡了,真的没什么。


那么容易应付的就不叫二宮和也了。不看他,不看他,回房,“嘣”一声把大野挡在门外。


于是有了开头那一幕——三个和事佬帮着随便找些理由到校门外的烤肉店热闹热闹,缓缓硝烟,让大野好扑火。

——————————————————————————————

今天一整天在医院回来更完文简直累出翔quq

故每日一大宫今天暂且搁置一下好惹quq

救命_(:3亅∠)_又累又困……我要去碎觉!


评论 ( 24 )
热度 ( 40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