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黑皮养了只柴犬

【07】


大野的心悬的老高,送小和的画还在里边呢,不管什么,只要画没事啥都好说。


于是大野率先快步走过去,余下几人也跟了上去。


见门半开着,大野忐忑地把门敞开,便瞅见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大黄趴在地上,两只前爪按着准备送给二宫的画,还咧着嘴啃咬着白色的木质画框一个角,画框到处还隐约能看到零零落落的抓痕。


包装纸被撕扯得破破烂烂,虽然并未整块脱落把画完全暴露,却也看不出那原来是包装纸……只是庆幸的是框着画的是块玻璃,画还是好的。


几人上前看到这光景,二宫以外三人倒吸一口气,连忙上去拉开大黄,边还对门口愣着的大野赔笑。


二宫看着那惨不忍睹的画,破破烂烂的纸张搭在上面没看出来画的是啥,心想大概是这个黑皮呆子最近一直埋在画室涂出来的,又想起整个星期因为它自己可是没少难受,心里有些吃味,便开口酸了起来。


“哦呵呵呵呵呵~是谁刚刚还夸这狗可爱来着~看来‘还真可爱’~活该!~~”


“那是我要送给小和的生日礼物啊…………”大野回过神来,呓语般呢喃,眉毛塌的老八。


话刚落,窗外吹进来的风把那破破烂烂的包装纸吹了开去,整幅画完整地呈了出来。


是一个少年,一个穿白衬衫的猫背少年。


端坐在钢琴前抿着好看的猫嘴用圆短的小手沉醉地敲着条形黑白,脑袋上的毛发凌乱却柔顺软塌。头上一束照明圈出他的小世界,似是一道结界,与周遭五光十色的喧嚣红尘隔离,安宁而静谧,萦绕在耳边的只剩他手下的一曲幽远。


他的眼睁眼闭,举手投足间若素纱落地,落得一地梨花,落得一砚春水。仿佛眼里除了他以外,再也容不下一粒沙。


明明只是一副静态画,为什么像用CG呈在了眼前一样……


刚刚大野轻轻的一句话似一盆冷水自二宫头上哗啦一声淋下,现场一片死寂…………


“你这头死狗!!!!!!!!!!你特么把老子的礼物给咬了???!!!!!!!!!!!!你滚过来!!!!!!!你看我不把你的狗牙拔掉!!老子要把你剁了吃掉!!!!!!!!!!过来!!你过来!!!!!!!”


二宫嚎着就要扑上去,松本和樱井赶紧上前截住A.T.气场全开暴走的二宫,一人抱腰一人扯腿什么的,边还结结巴巴地劝“ni……nino你冷静点…你看这狗不是生田的嘛对吧…你砍了它我们也不好说是吧…还…还得赔钱呢你说是吧,再说了,画还没坏对吧~要不我们给你买个新的画框?哎哟!别捶我胳膊……嗷别打脸……”


这边炸毛的二宫小猛兽一边用嘴炮猛轰,一边挣扎着,身上还套着四条胳膊禁锢着活动,那边相叶护着狗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对着二宫这边笑得比哭还难看…


大野哭笑不得地看着这动静,心想,这……这算狂霸拽酷炫屌……吗?


大野倒了杯温水走到客厅轻轻放在桌上,看了眼靠在桌子旁落魄不堪的画,心了可是乐翻了,他的小可爱可在意他的礼物呢!


转过身轻柔地抱上背对自己坐着还在生闷气的人儿,那三个人和一只狗好不容易从这里活着出去,自己可是费了很大劲的,比如说把人扑倒墙上用力吻住什么的。


下巴抵在怀里的人的肩膀上,用鼻尖蹭了蹭敏感的小耳朵,伸手圈住整个腰轻轻拥住。


“小和别生气了~这不画没坏嘛,而且咱怎么能跟一只狗计较呢对吧~我明天给你买一个新的重新给框好就得了,生气伤身伤神~”


“………………”不说话。


“别不开心了~我心疼的。”


“………………”(//m//)还是不说话。


“小和~~~~小和,跟我交往,以后只属于我一个人好不好?”


“蛤???!你…你说……唔!”这次想说人家倒不让说了,扑倒直接用嘴堵上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们好好过就行~~大野兽化前的最后一句话。


落得持续升温的一室迤逦。

——————————————————————————————

嗷嗷嗷嗷拖拖拉拉的我终于让啊智把画送出去了!!quq

心好累quq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