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黑皮养了只柴犬

【01】

“我回来了--”随着"吱-"的开门声,一声软糯的招呼在玄关处响起。

讲话永远黏糊糊断断续续毫无生气的除了玄关处这老是不听劝执着地跑去海钓的黑皮大叔,貌似要找到别个人还有点难度。

说是大叔,但其实也就23岁,顶着张逆天童颜,正值花样年华,就读大学三年级。却被某只酷似柴犬的少年小可爱以‘你这个样子看上去就是大叔’这样不知道算不算理由的理由不由分说地成天大叔大叔地叫着,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

“今天怎么那么早?不是才下午麽?是纸用完了还是颜料用完了?= =”

窝在沙发上捧着掌机用他肉肉的小爪按个不停的少年瞄了一眼玄关处奇怪地闪闪躲躲、软绵绵的那处身影说道,话语间的小情绪分不清是在抱怨还是调侃亦或是挖苦。

整整一个星期这人莫名其妙地一天到晚都窝在画室不出来,甚至有时候饭都顾不上吃,要不是在他出门前会在他包里塞上提前做好的便当,并写上便利贴黏上,那么这人现在估计就剩张黑白照放在他们家的一个角落上了。

晚上12点多才回来,以为自己睡了便蹑手蹑脚地活动,殊不知只是在床上默默地躺着等他回来才能安然入睡。故而自己不闹点小情绪怎么对得起体内那份傲娇的魔性!

‘因为今天是小和的生日。’玄关处的身影在心里悄悄回答,却忍住未讲出口,而是紧了紧手中用小翔说‘礼物就要用包装纸充满爱意地包好!’的包装纸简单手笨地包好的1米*1米的画,遮遮掩掩地换好鞋子“咻咻咻”三步并两步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沙发上的小可爱按下暂停键盯着刚关上的房门,胡乱地抓了抓头上柔软的头发,扯着可爱的小尖嗓朝门就吼“死大叔你是被灌了哑药还是怎样!竟敢不回我话?!嫉妒我帅也不用这样子吧!是想看看饿一个星期是什么感觉是不是!@#¥%……”

“啊!不是啊小和!我..我现在还..还不能说啦!”门里面响着黏糊糊的喊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写完就放粗来我也真是够了。。quq拖延症没救的人写出来的东西拖沓的要死惹。。

 也不知道下次更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_(:з」∠)_最近恹的要死。。没动力没动力没动力(三遍了!(你滚!←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