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汪(∂ω∂) 洁癖hin严重

【SK】难题

诈尸过手瘾 ooc
————

“把你数学作业本拿过来呗。”

午后令人难以抵挡昏睡的数学课下课后,大野智戳了戳前桌踩着铃响就倒下去的猫背,一下见没把人戳醒就拿着笔把笔帽盖上直接戳人胳肢窝上。

只见前人“诶哟”一声坐了个笔直,转过头来气鼓鼓地瞪着他“什么时候规定下课都不让睡觉了啊班长大人?”

他大概困得不得了,掐着黑板上方挂钟的秒针倒头就栽到桌上,估计刚跌下周公早给铺好的软塌,就给大野智直直拽了出来,枕着脑袋的手臂捂的他的脸蛋红扑扑的,刘海给压得四处乱翘,这会儿眼神还钝钝的,瞧的大野智是噗通一声掉进了教室外暖风吹也吹不散的一大朵棉花云朵里头。

“我今晚请假,”他还陷在棉花云朵里头,声音出来不免有些如梦似幻,“你把作业本拿来。”

前桌听了他的话有一秒失落,毫无说服力地剜了他一眼,然后不情不愿地拿起丢在一旁的数学作业本砸在他面前,整个人转了过来下巴抵在自己肉肉的手背上盯着大野智好看的手翻开他新用的作业本。

本来好不容易从棉花云朵里爬上来的大野智,看到小黑板上数学老师苍劲有力的字被抄成一团团打瞌睡的小汤圆时,脚一滑又跌了进去。

**


文娱委员拿着笔不停地挠头绞着头发,眉头紧锁地盯着眼下只写了个“解:”的数学作业本,他已经跟这题目斗争了两节晚修课了愣是思路都理不出来,心里埋怨今儿数学老师还是这么刁难人。

实在脑袋爆炸转头就问后桌数学作业做了没,后桌写着语文阅读理解漫不经心地说:“哦做完了,问的二宫和也,就他做出来了。”

“诶———”

文娱委员趁老师不注意一个窜溜儿就坐到了二宫和也空着的后桌。

“哎呀!你不许坐在这里!不然我不教你了!”二宫和也压着嗓子吼他。

“唉哟二宫大哥二宫大爷您就行行好吧,我都纠结两节课啦,再不完我明儿都交不上作业啦”文娱委员声泪俱下的“您行行好这周早餐我的!”

这一夜我们机灵鬼二宫和也得意地当了一晚上小老师。


**

“我今晚请假,先给你把作业讲了,就不担心你晚上不会做啦。”
只有大野智知道二宫和也央求别人给他讲题的时候那眼睛有多挠人,我们班长大人怎么舍得让别人有挠心的机会哼。

————
有虫请装作看不见【。

评论 ( 2 )
热度 ( 52 )

© 年糕兽 | Powered by LOFTER